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往事已如风:忘了过去,直面生活!

 
 
 

日志

 
 

【引用】当民意被挟持,司法情何以堪?!  

2011-01-16 13:31:56|  分类: 网络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当民意被挟持,司法情何以堪?!    原文作者:法律学堂
当民意被挟持,司法情何以堪?! - 法律学堂 - 法律学堂的博唠阁

 

 

2010年12月30日的一声枪响,让湖南省郴州市原纪委书记曾锦春的生命画上了句号。2010年12月31日,湖南郴州一些市民在该市五岭广场敲锣打鼓,举起横幅,庆祝大贪官曾锦春被执行枪决。

说实话,作为一名普通民众,我已经有些“审丑疲劳”,如果不是里面有点“花边”,对枪毙贪官基本上提不起兴趣;到于所谓的“万民伞”之类民意表达方式,我更是一笑而过。这倒不是我有多么的视名利如浮云,而是因为我认为:当前民意虽然是个炙手可热的词,无论是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都在用此二字表达一种意愿。但虚拟的网民、网络上众多的网帖真的就一定能代表民意,或者说多大程度上能够代表民意?这是一个目前尚无法予以结论的难题。

某种意义上讲,在中国,真正的民意与表达的民意是有一定差距的。

但正是基于这种民意,杀死了曾锦春。

据媒体统计,2006年前后,郴州官场发生地震。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曾锦春、副市长雷渊利、宣传部长樊甲生、组织部长刘清江、原市长周政坤,全都因为贪腐被查。这其中,只有曾锦春被判处死刑。

曾锦春之所以被判处死刑,是因为法院认为,“曾锦春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民愤极大,且没有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情节”,故判死刑。

相信不会有人否认,此处的民愤其实就是民意的同意词。

但事实又与我们开了个大玩笑。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证实,在曾锦春被司法机关带走后的一两天,郴州市区有鞭炮声响起,也有人打出了横幅:“感谢党中央为郴州人民除害!”这些成为“曾民愤巨大”的印证。然而,实际上,上述行为都是“被曾伤害过的人士所为”。一位深谙个中原因的人士告诉记者,花费逾5万元的鞭炮是某商人组织放的,而上街游行的人员则是另一老板指挥的。“很多人被曾所害,但这些人多是官员和商人,曾锦春有商愤、官愤,而民愤不大。”这位人士说,事实上,曾对于普通民众仍是可“亲近”的:他的办公室随时可以向市民、农户和记者敞开,对于一些百姓的冤屈他也能秉公查处,甚至督办到底。“曾给人的印象还可以,做事扎实,不讲条件。”原郴州地委一位领导这么评价,“有一次,曾锦春下去检查工作,看到一位老农民挑着一担谷子很吃力,他便下车从老人肩头接下扁担,硬是帮老人把谷子送到家。”湖南省委一工作人员透露,在湖南省第8次党代会期间,曾锦春列席参会。一个晚上,曾突发急性肠胃炎疼痛难忍,急切间拨打宾馆值班服务员的电话,但却无人接听。第二天,曾将此事向大会秘书处作了反映。有关领导指示将擅离职守的服务员开除。曾闻讯后,马上找到相关领导表示,当晚是自己拨错了电话,请求撤销对服务员的处分。

这哪是个无恶不作的贪官污吏形象?明明是一个清官好官的光辉高大形象!

据参与调查曾案的人士称,曾不少的“亲民”之举与其疯狂受贿、罔顾法纪并不矛盾。因为在曾的思想价值观中,对于民间的弱者是支持的,对于有钱的老板则不妨宰杀。而如果有官员挡其敛财之道,同样要无情打击。他说,永州道县县委书记等被抓后,县城也响起了鞭炮,也有人游行。在经济角逐或者纠纷中受到冤屈的人,期望对贪腐的官员予以严惩,在经济犯罪一般不被判死刑的情况下,他们以这类方式放大了民意,客观上助推了曾走向死亡之路。当然,这同时也给了那些违规插手经济纠纷的官员以警醒。(资料来源:2011年1月14日中国青年报)

这又是中国青年报的一记马后炮!

可惜,曾已经死不能复生。

这样的报道总让我们感慨万端,因为这样的先例在司法史上也曾经有过。

1997年8月24日,河南郑州市民苏磊与其父苏东海各骑一辆自行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被迎面而来的一辆小汽车撞着。苏磊被撞后,被小汽车的后轮从身上碾过。苏东海连同自行车被挂在小汽车后的底盘上,被拖行1500米,直至武警的车辆追近迫使小汽车停下来。结果,苏磊死亡,苏东海重伤。肇事司机系郑州市二七区公安分局局长张金柱。

必须要承认:张金柱的行为到底构成故意杀人罪还是交通肇事罪是存在争议的。

但该案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曝光后,群情激愤,舆论哗然。最后,曾身为公安局长的张金柱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判决理由之一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自此,此被作为“媒体杀人”的典型例子被世人说起。

与张金柱案有着类似的株洲“3.4交通肇事案”,被告人株洲金狮啤酒有限公司工会主席赵湘杰,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在一片“民愤”声中一审认定他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死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充分调查的基础上以法律为准绳,推翻了一审判决,终审从更合乎法律与事实的角度认定“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正如某些媒体所宣称的“杀张金柱以谢国人”到“杀赵湘杰以平民愤”,我们的法治体制在“民意”之下经受了一次次严峻的考验。

2009年7月23日,成都市中院对疯狂别克连夺4条人命案一审公开宣判。法院一审认定被告人孙伟铭的行为置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于不顾,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处以极刑。法官的宣判结果话音刚落,旁听席上众多的受害者家属全部高举双手,鼓掌欢呼。孙铭伟案属全国第二起因交通事故被判极刑的案件。这就让我们不能不担心。2009年9月4日,轰动全国的“孙铭伟案”在一片争议声中落下了帷幕。最终,孙铭伟由死刑被改判为无期。

我们看到,在民意的借口下,司法成了一张翻来覆去的“烙饼”!

我们知道,民意特别中网络民意大多是网民个体意见的表达,尽管有时可能会形成一种或数种比较相近的集体性意见,但与通常所说的具有普遍性的“民意”并不完全相同。同时,作为网络民意主体的网民,也普遍缺乏了解案件事实的条件和正确运用法律的能力。大多数网民通常是“跟着感觉走”,凭个人好恶来对案件作简单判断。而且网民很可能不具备全面了解案件相关客观事实的条件。尤其是,在案件判决结果出来之前,案件事实往往真假难辨,查明和认证事实的工作就算是对富有经验的专业人员来说也绝非易事。在此情形下,网民或根据一些未被查证属实的案件情节,或依据单独一方当事人的只言片语,就匆匆作出某种带有结论性的判断和定性,显然是有失偏颇的,更不能代表公共意志。

民意?民意!

民意不定,司法情何以堪?!

 

特别声明:我与曾锦春没有任何关系,更无为贪官翻案之意。本文只从法律上说明司法要谨慎!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